全赫林

  • 名字 全赫林
  • 出生-死亡 1916-2010
  • 代表作品 《花鸟图》、《鱼纹盘》、《云霞桥》、《鹤柱》、《蝴蝶与静物》、《静物》、《窗》

获奖经历

  • 一脉文化奖
  • 纪念月刊《美术世界》创刊20周年文化奖

年谱及主要经历

  • 1916出生于庆南统营
  • 任庆尚南道美术大展大会长(3年)
  • 参展于为建立独立纪念馆捐款的邀请展
  • 现代作家邀请展 1980 ~ 1990(国立现代美术馆)
  • 个人木雕展及陶瓷发表展示会
  • 纽约个人展(Space画廊)
  • 参展于东京艺术博览会(日本东京)
  • 艺术殿堂全馆开馆纪念展
  • “选画廊” 全赫林个人邀请展(首尔)
  • 釜山“空间画廊” 全赫林个人邀请展
  • 应法国教科文组织米罗美术馆(Fundacio Joan Miro)邀请参展于“韩国色彩之神秘”展示会
  • 朝鲜日报美术馆个人展(朝鲜日报社)
  • 中央日报主办的全赫林个人展(湖岩美术馆)
  • 东亚日报主办的纪念一民文化馆开馆个人邀请展
  • 马山文化广播局全赫林作品邀请展
  • 当选为国立现代美术馆选定的2002年“今年的作家”
  • 鱼纹盘

    鱼纹盘

  • 云霞桥

    云霞桥

  • 鹤柱

    鹤柱

  • 花鸟图

    花鸟图

  • 蝴蝶与静物

    蝴蝶与静物

  • 静物

    静物

  • 窗

作品世界

全赫林作品的特点

对韩国文化的关怀及故乡的形象

在他60多年的作品生涯中最为突出的特点是他的作品主题都起始于对韩国传统文化的关怀。初期的陶器作品中表现的传统器形和花纹,静物中出现的各种器物,受丹青影响的鲜明色彩等要素直接让人感觉到他内心深处关心的是何种东西。而且他的静物作品中的事物排列好似让人看到朝鲜时代民画中的文房图或花鸟图。此种主题意识的底面隐藏着为了把对韩国文化的关心显现出来而研究其造形方法的努力。

他的作品中所含的另一个主题就是“故乡”。全赫林在过去数十年间在统营、釜山、马山地区像个守候大海的灯塔一般守在海岸。因此他表现的风景当中大海占据绝对的份额。但他表达出来的不是以翻涌的波浪为代表形象的表面上的大海,而是通过大海的蓝色、与大海有关的事物编织出来的如画风景。可以说远离写实主义的表现手法使得他固有的隐喻技法获得生命力。

作者似乎是以强有力的手段凸现了他想要表达出来的主题,即自然付给他去雕琢的印象。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他的作品带有抽象的意味,但他可能不愿意被人们把自己看作是“抽象画家” ;而相反地,即使作品含有具象色彩,他也不会愿意被称为“具象画家”。

基于对祖国传统文化的关怀及故乡的大海给他留下的印象寻求纯粹造型艺术,这就是决定他作品倾向的主要因素。此种解释亦可以适用到他的后期抽象画中。他的后期作品摆脱了西方美术中以具象与抽象为区分标准的两分法逻辑,而反映了他自己独特的造形试验结果。他为了显现出心理潜在的形象或自然付给他的灵感,对所有对象进行变形、解剖、组装工程,从而形成自己的造形言语。

色彩的魔术师

全赫林的作品,最主要的特征之一就是色彩。

他在南方的灿烂阳光下认知了事物的色彩。全赫林把我们引进色彩的世界,让我们对自然产生新的情感,他让我们感觉到某种幻想,也让我们进入超越现实的梦幻世界。他似乎明确认识到了通过自己构筑的色彩可以引起想象力的作用,尤其在最近的作品里更能看出他的这种意向。如,他最近所关注的《韩国的风物》、《韩国的幻想(Fantasy of Korea)》等主题就是很好的例子。

围绕作者的世界与他的思维,全赫林采用色彩来表现这两者之间的接点。以鲜明的色彩(蓝、红、黄、白、绿)为代表的他的作品已超越了描写自然的境界。作品的关键在于色彩的构成。

从画幅的各个角落都可以发现独特的色彩处理,而作为一种线索它支配着整个画幅。色彩的愉快协调激发有机构成画面的调配原理。

看他的初期作品,引起微妙色彩变化的细小笔画融入于华丽的画幅之中,但随着走向后期就只剩下鲜明的色彩。其实他的这种色彩处理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我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他表示他常常被民画、丹青带有的色彩所吸引住。刻在我们记忆里的鲜明色彩在画幅中显现,他的造形世界散发出的色彩已经不再陌生,而成为极为熟悉的意境。

作品珍藏处

国立现代美术馆,大法院,釜山市厅,釜山地方检察院,庆南道厅,统营市厅,湖岩美术馆,东亚日报社,一民纪念馆,利瑛美术馆,仁川地方检察院,水源地方法院,昌原地方法院统营支院,昌原地方检察厅统营支厅



TOP